云南行--逃离城市,远足雨崩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12博体育



(雨崩)

大概是在繁华都市生活太久的原因,对都市里面所有都感到厌烦和无奈,厌烦那满是灯火的夜晚、永远做不完的工作、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不得不带着各色面具而生活的人们。。。。。。看着失去本色的天空、被钢筋水泥包裹的城市,于是乎担心自己的心灵会被这诸多的因素而蒙上厚厚的尘埃,因此就想到了逃离,逃离这虚荣的都市、充满疲惫人们的城市、无休止的工作,让自己的心灵、身体回归那静谧的森林、草原、高山、河流,于是就有了和最爱的人的滇西北之行。
9月10日,当飞机把城市甩在身下的时候,我觉得好像一次胜利的逃亡,庆幸自己远离了这“该死”的城市,心就如舷窗外的白云,天有多高,我就如白云般能飞得多高、飞得够远!
9月11日中午2点多就到了丽江,太阳的光芒直刺我的眼睛,眼前的景物明晃晃的,有人说:“丽江的阳光是柔软的”但在那时候,在我看来,阳光却是刺人和惨白的,就连那在古城间流淌的溪流在阳光的照耀下宛如一把雪亮的军刀。
我们住在自由生活驿站,客栈静悄悄的,烈日下花园里的遮阳伞也空无一人,石头告诉我们:这里住了一帮北京来的大学生昨天去了泸沽湖,所以很安静,今天天气好,好多客人都出去玉龙雪山看印象丽江了。安顿好行李后,我们就来到了东大街的蒙自过桥米线处吃米线,LG问我该怎么吃,说实在话,我从来没有吃过,于是乱猜着说是把它们全倒在沙锅里面吃吧!LG不放心又问了服务员,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们把那一沙锅的米线吃得一干而尽。吃完米线,高原的烈日依然干烤着古城,游人很少在闲逛,问了旁边的当地路人,答曰:“估计是到附近的景点去玩了吧!还没有回来!”于是我们落得了清静和自在,在幽静的古巷中穿行。
转悠了半天,也有点累了,刚好接到石头的电话问我们什么时候回来,要把明天去雨崩的手续办理一下,于是打算先回客栈,可惜第一次来丽江,古城里巷子实在是多,一下找不回回去的路了,找了好一会,才想起来之前网上石头聊天的时候说过自由生活驿站靠近木府,找到木府再电话叫石头来接吧,就这样一路问着到了木府正门,就是写着“忠义”两个字的牌坊那,到了这里好像有点感觉了,总算找回客栈了,我也挺佩服自己的,哈哈,第一次就让我摸着路了,而且没带地图哦。
回到房间里休息了一会,下来客厅里找石头,石头不在,是瑜飞接待了我们,很热情很能说会道的一个小伙子,很耐心给我们讲行程和雨崩注意事项并告诉我们一些好吃又便宜的地方,哈哈,省了不少钱。想着出去就没有好吃的东西了,晚上跑去瑜飞告诉我们的七星街吃了山药火腿鸡,味道真的很好,我们两个人吃了一个中锅哦。
哎,说了半天,都没说到重点我的雨崩行啊。最难忘的就是最艰难的进出雨崩的那三天,稍微记录了一下。
三天,徒步76公里,海拔:4010米。 早上在网上转发了地球一小时活动的宣传片,让我回想起那几天的一次徒步旅行。回来很多天了,我都不忍去回忆那等同于自虐的三天,人在自然面前无能为力,但又惊诧于自然原始的魅力。

从西当温泉开始徒步的时候,领队小孙断定我完成不了三天的旅程,因为我走上100米,就喘气如牛。他建议我从西当温泉到垭口的12公里路程,不妨骑骡前进。哪位旅客坐哪一匹骡子,是按抽签的方式选定的,骡子的主人是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女人,精瘦精瘦的,不爱说话,但她的骡子不服输的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目的地到了,我把骡钱给她,她说,你先歇歇,不急着给,一副并不习惯做生意的模样。小孙后来和我说,去年十一,他们的骡子一天可以跑四个来回,能赚上千把快钱呢。之后,我再也没有坐过骡子,不晓得你看着一个女人和一匹骡子抢着喝路边的雪水,你做何感受,反正我的第一反应是我想从骡子背上下来。

在雨崩村的第一个夜晚,舒服得泡了一个热水脚,在出门倒洗脚水的时候,抬头看到了满天的星星。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多密密麻麻的星星,它离你是那么近。这一刹那,你多么想与家人分享你的感动。可是,每天晚上七点钟以后,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这里的电话和手机都是没有讯号的。雨崩村里三十几户人家的电都是自己发的,手机讯号站太阳能储存的电估计也只够白天使用。于是,打通铺的我们早早熄了灯,我睡在窗边,在一屋子稀奇古怪的打鼾声中,在星光的陪伴下,一夜未眠。

睡眠没有保证,在海拔接近四千的高原爬上一天的山,无疑是致命的。在从当年中日登山队休息的3600米的大本营爬上4010冰湖的那三公里,我已经体力透支,登山鞋踩在之前下过雨而有点泥泞的山路上,几乎没有一点抓地的能力。一边是山,一边是悬崖,相机背在我的肩上,根本连打开镜头的一点想法都没有。四脚并用,连滚带爬地上山。那个时刻,疲惫感完全被死亡的恐惧给占领。爬上山后,小孙说,这段路是我走的最好的。我把现学的徒步的技术全淋漓尽致地用上了。爬到一半的时候, 我想起下山的问题,这么滑的山路,下山估计是上山难度的两倍。上山尚且如此,怎么下去?“先管好你上山的事情,下山的事情等会再说。”我记得当时领队是这么开导我的。事后,小孙告诉我,虽然这段路他走了有十几次了,但当时他自己也是七上八下的。我至今仍然很感激小孙信心满怀的回答,我完全把下山的顾虑放在了一边,一鼓作气的爬上了4010我人生的第一高度。

处在将军峰和主峰卡瓦格博怀抱下的冰湖,夏日翠绿的湖水,湖面漂浮着冰块,一片白色,俨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冰湖。远处还能见到将军峰顶端雪崩扬起的尘埃,仿佛是山头天葬时藏医升起的香火。我围着冰湖走了一圈,湖边堆满了石头堆积起的大大小小的玛尼堆,每年都有转山的藏民死在朝圣的路上,我也拣了块石头放在上面,朝卡瓦格博许愿家人身体都健康。

回来的路果然不用我担心。是湖水倾泻的瀑布,只留下光溜溜的大石头。我在石头丛中上串下跳。比起要重走那条滑溜溜的雪路,这条石头路虽然累,但并不险。真是所谓福兮祸之所倚,我眼睁睁的看着临近我的一块大石头松动,往我腿的方向下压,而我却无路可退。我干脆把眼睛闭上了,好久,发现自己的腿还能抽动,幸好我的脚站在两块大石头中间,是它们帮我挡住了下落的碎石。这一吓提醒了我,目的地没到,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归途一路顺畅,由于位于另一座山的阳面,虽然多走了几公里,但半个小时就回到了大本营。

下午六点多回到了雨崩村。由于我贪嘴的缘故,喝了好几口冰湖里的水,下山的途中,视力开始模糊,高原反应导致我双手浮肿,平日宽松的手表已经把我的手腕肋出一道血印。领队小孙带我们在熟悉的藏民朋友家小坐片刻,我喝了整整一壶的酥油茶,估计有七八碗,才缓过魂来。一路上蹭吃蹭喝,着实体会了做领队的便利之处。而只要奉献我们的耳朵,听那些淳朴而爽朗的藏族男人吹牛他们旅行的故事。

回到住宿处,已经接近七点,天渐渐黑下来,听说还有四个同行者未归,大家猜测十有八九迷路了。每年,都会有旅行者因为路不熟而跌落山崖,旅馆的墙上至今还贴着一位美国母亲寻找她十六岁女儿的寻人启事。由于七点后手机已经没有信号,天也越来越黑,顾不得吃一口客栈老板已经烧好的饭菜,大家不管自己旅行的疲惫,自愿出去寻找未归的伙伴。走到一半,前头传来消息说,已经找到。想着离雨崩村不远,另一位带他们的导游就走快了一些,没想,就在离雨崩村一公里的地方,他们迷路了,围着树林绕了一圈又一圈,就是出不来了。

三天行程后,在雨崩村下的西当温泉,用五分钟时间迅速地洗了个热水澡。高原洗澡不能超过十分钟,必须快,常见有人在浴室昏倒的,就算没有昏倒,也会头痛欲裂,体力再好也会有高原反应。西当温泉是自然形成,转山的人都会在这里洗去一路的尘埃。三天没有洗澡的我,终于痛痛快快得洗了个热水澡。有了山上的比较,尽管洗澡间的门没有门栅,用大石头挡住,中间还有一冒失鬼闯入惊得我大叫救命,尽管窗户是没有玻璃的,窗帘用的是我脱下来的内衣、毛衣、外套,勉强遮住,但这自然赐予的温泉水,不仅洗去了我的疲惫,也打扫了一遍我的内心。当在阳光下,晒着我未干的头发,吃着一碗咀嚼起来嘎嘣嘎嘣响价格不菲的蛋炒饭,幸福得想冒泡。

猜你喜欢

至暗时刻光临?特斯拉Autopilot团队近10%工程师去职-12博体育注册-12博体育平台-Sunbet、12bo

12博体育原创据外媒报道,特斯拉的Autopilot(主动驾驶体系)团队,在2016年至2018年之间的18个月中,失去了三名团队主管,多位级别更低的司理和工程师也接踵去职。外

2019-07-17

享年71岁 公共经典品牌甲壳虫正式停产-12博体育注册-12博体育平台-Sunbet、12bo

12博体育原创据外媒报道,7月10日,公共汽车在墨西哥普埃布拉(Puebla)工场的装置线将下线末了一批甲壳虫车。这也意味着,至今问世71年之久的甲壳虫已正式停产。关于甲壳虫的

2019-07-17

越烧越火?蔚来汽车二季度交付量超预期-12博体育注册-12博体育平台-Sunbet、12bo

12博体育原创7月10日,蔚来颁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交付数据。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蔚来汽车共计交付3553辆新车,交付量超出公司此前的2800-3200辆/季度的

2019-07-17

丢失德国血统?宝沃德国工场且则被封锁-12博体育注册-12博体育平台-Sunbet、12bo

12博体育原创日前,有外洋媒体报道,宝沃曾决策在德国生产纯电动SUV车型——BXi7的决策根本已经阻滞。同时,该公司位于德国不莱梅市的工场已经临时被封闭,将来该厂区或将面对易主

2019-07-17

设置多项补贴 广州发力智能网联与新能源汽车财产-12博体育注册-12博体育平台-Sunbet、12bo

12博体育原创近日,广州市工信局发布《广州市推进汽车财产加速转型升级的工作定见》,透露要加速推进广州市汽车财富转型升级,抢占将来汽车财富制高点,将广州打造成为环球知名的汽车之城

2019-07-17